2015年电视综艺节目数量多类型杂 进入“黄金时代”0

  当前,中国电视综艺节目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尤其2015年,更是被称为井喷之年,不仅数量众多——据统计,先后有200多档综艺节目亮相荧屏;还类型多元——歌唱类、亲子类、竞技类、文化类、喜剧类等等不一而足;而且亮点颇多——节目制作水平明显提高,升级老品牌与开发新节目并重,文化类节目数量和质量均有明显突破,电视综艺节目融入了更多互联网元素,积极开拓全产业链。但与此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节目制作过于依赖海外模式,文化自信与原创精神不足;有些节目一味追求市场价值,大把“烧钱”、明星作秀、炒作话题,过度娱乐化倾向严重,虽然“有意思”却缺少价值引领和文化内涵。针对这些问题,2015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在政策引导和行业自律之下,电视综艺节目的不良倾向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发展渐趋理性。

  1、升级老品牌与开发新节目并重

  2015年,诸如《中国好声音》(第四季)、《爸爸去哪儿》(第三季)、《我是歌手》(第三季)、《奔跑吧兄弟》(第三季)、《最美和声》(第三季)等“综N代”节目仍然持续大热。这些重金引进的节目模式经历本土化改造后,创造了惊人的市场价值和社会影响力,成为综艺节目的金字招牌。几大卫视在对这些王牌节目进行比赛规则、环节设置、场景道具的升级创新,寻求主题立意、策划制作上进一步突破的同时,也结合自身优势开发新节目,力求打造下一个能成为“镇台之宝”的综艺大制作。

  深受韩式综艺影响的户外竞技真人秀成为大热门类。这类节目以“体验”和“挑战”为关键词,采用纪实拍摄手法,注重发挥编剧的作用,具有较强的故事性、戏剧性和情绪感染力。然而,这种类型的火爆使跟风、同质化这些困扰综艺节目发展的顽疾再度爆发。综艺节目“重名”现象突出,一大波以“极限”“挑战”“爸爸”命名的节目纷至沓来,让观众眼花缭乱,有些节目不仅名称相似,甚至内容也相近。比如,《极限挑战》《挑战者联盟》《真心英雄》《了不起的挑战》的核心理念俱为明星户外职业体验秀;《壮志凌云》和《冲上云霄》同属明星飞行类体验真人秀。还有的节目仅对既有元素进行简单组合叠加,缺乏实质性创新,难免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比如,《闪亮的爸爸》的环节设计、拍摄手法、背景音乐与《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发生“撞脸”。而《中国之星》被质疑是“《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这三档节目的参与明星、制作团队甚至连镜头运用都有所重合。总而言之,这一年的电视综艺节目鲜有现象级综艺大片出现,优质节目的产能不足,制约了产业的健康快速发展。综艺节目经过多年发展,类型题材已趋于稳定,如何实现实质性的创新突破将成为新节目制作的难点所在。

  2、从只依赖明星到结合素人元素

  过度依赖明星成为电视综艺节目的一大弊病。制作者在商业逻辑和消费主义的指导下,视明星为吸睛吸金利器,导致明星酬劳飙升,节目成本水涨船高。有些节目经费有限,为支付明星的高额片酬,只能降低制作费用,使节目面临更高的市场风险。综艺节目争相邀约明星,使明星成了稀缺资源,有的明星在各种节目频频露脸,引起观众的审美疲劳。还有的节目为制造看点,或利用、甚至人为制造明星的不和、受伤等绯闻话题,掀起一波波口水狂潮;或刻意设置环节,让明星吃苦受虐,将其窘态放大展示。一味秀明星、炒绯闻,使本该以“真”为核心的真人秀脱离了“真”的底色,充满人工放大与建构真实,难免落入过度娱乐化,甚至恶俗的境地。

  海外模式加明星阵容,并非“灵丹妙药”。观众选择增多,欣赏水平提高,如何通过节目展现人物本真的魅力,引发普遍共鸣,才是综艺节目成功的关键,这在某种程度上为素人元素的出现开辟了新空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也要求“提高普通群众参与真人秀节目的人数比例”。行业发展与政策导向对素人元素的呼唤,影响综艺节目的未来发展趋势。很多制作方尝试引入素人元素,《中国好歌曲》《我是演说家》《歌手是谁》《女婿上门了》《一年级·大学季》等通过在明星和素人之间建构合作、引领、陪伴等关系,碰撞出有新意、有趣味的火花。这些节目比纯素人节目多了一份明星的号召力,比纯明星节目更贴近普罗大众的生活和情感,兼具明星光环与素人能量,开创了电视综艺节目的新风尚。

  3、原创文化节目的量质皆有突破

  2014年,原创文化节目成为荧屏上的一道亮丽风景。2015年,这种类型持续升温,数量、质量均有明显提升。多家卫视,尤其是北京、安徽、浙江等强势卫视相继在周末黄金档力推原创文化节目。除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汉字英雄》《中华好诗词》等既有品牌外,《咱们穿越吧》《我是先生》《传承者》《中华百家姓》等新节目亮相,凭借高远立意、多样选题、创新形态、精良制作,从文化类节目叫好不叫座的困局中成功突围,实现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的双丰收。

  这些节目不再局限于文字、诗词领域,而是通过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入开掘拓宽选题范围。《叮咯咙咚呛》邀请中韩两国明星感受传统戏曲的魅力;《中华百家姓》以寻根为线索,展现姓氏背后所承载的家规家训、家传家教、名人轶事;《传承者》联手全国百余位文化传承人,打造首档传统文化展示真人秀。这些节目融入更多流行元素和现代表现手法,极大地增加趣味性、可看性和吸引力。比如,《传承者》采用青年团与导师团争鸣讨论的形式,打造全新的代际话语场,共同守望文化,探寻传承;《中华百家姓》运用前沿的keynote视频与主持人互动技术,综合竞技、动画、外景纪录等艺术手法传达姓氏内涵;《咱们穿越吧》创新性地让明星“穿越”时空,完成考古任务,接受生存挑战,真切体验各时代的生活。

  4、电视综艺迈入“互联网+”时代

  随着媒介融合的不断深入,电视综艺节目积极探索“互联网+”概念下的各种创新模式。台网联动愈加深入,屡有创新。北京卫视的《歌手是谁》选择在优酷、土豆网播出,首创台网零秒误差同步播出模式。爱奇艺联合东方卫视推出的《我去上学啦》从传统电视节目制作思维转变为兼顾网络特点的创作态度,力图使内容在电视与视频网站间实现无缝对接。《我们十五个》既在腾讯视频24小时不间断直播,又在东方卫视播出精华版,被誉为台网融合创新最大胆的尝试。电视、电脑、手机等跨屏传播不仅成为综艺节目播出的标配,制作者还创新性地借助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以及各种手机APP,在节目中融入更多互动元素,增强观众黏度。比如,《中国好声音》联手途牛旅游网,观众看节目时可参与途牛APP微信摇一摇抢红包;《歌手是谁》组建“假唱大战”战盟,与小咖秀、秒拍等短视频APP合作举办假唱大战,将节目变成多平台联动的狂欢。

  2015年电视综艺节目取得的成绩令人欣喜,所存在的问题更值得认真思考。据了解,2016年的综艺节目数量将再创新高,达到400档。在竞争激烈的今天,电视综艺节目须有迎接挑战、自我超越的勇气与智慧,努力提升审美品格、文化价值与艺术水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展现中华优秀文化的精神气质,力争打造出更多得到社会赞誉优秀作品。

 

来源: 光明日报   

 

转载请注明: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1-18 13:56:23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