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融合新样板 ——甘肃全流程媒体融合飞天云平台 ——访甘肃省广播电视总台党委委员、副台长王昂

在第29 届北京国际广播电影 电视展览会线上展举办期间,本刊 连线采访甘肃省广播电视总台党委 委员、副台长王昂的视频在BIRTV 官网和央视频App 进行了同步播 出,本文对采访内容进行介绍。

摘要

杨磊:媒体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全国很多媒体机构都在进行媒体融合发展的各种探索和实践,甘肃省广播电视总台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建设了全流程媒体融合飞天云平台,该平台的建设初衷和功能定位是什么?

王昂:推动媒体深度融合不但是技术发展的大势所趋,更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党中央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也是我们传统主流媒体进一步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所以各个主流媒体在这方面都做了一些非常有益的实践和尝试,也都取得了非常丰硕的成果。

图片.png

甘肃广电总台按照遵循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结合自身的业务实际,思考如何把以先进技术为支撑的定位落到实处,以聚焦先进技术的应用,为推动媒体的深度融合,提升甘肃广电总台的影响力、竞争力,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支持以及引领。在充分的学习、借鉴、消化、吸收兄弟台的媒体融合有效做法和经验的基础上,立足甘肃广电总台实际,把有限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投入到媒体融合里,以取得最大化的成果。

业务上以全媒体新闻为整个业务的切入点,聚焦新技术应用,把着力点和重点放在重构全媒体新闻的生产流程上。新流程能够有效整合新闻生产的各类要素和资源,改变了传统的广播、电视、新媒体、各新闻业务分散独立的策划制作和播发的这样一种各自为政的局面。通过数字化、网络化、云化、智能化技术,把它有效地进行集成应用的再创新,使之形成一种数字化、网络化、云化、可移动化的媒体新闻生产、播发的在线流程,这就是建设甘肃省全流程媒体融合飞天云的初衷和定位。

杨磊:您所在的这个位置看起来非常高大上,这是媒体融合飞天云的指挥中心吗?

王昂:我现在处的这个位置就是飞天云平台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称之为全媒体新闻指挥调度演播中心。它的主要功能作用:一是调度、策划、协调,另外一个是全媒体的广播电视新媒体随时随地都可以作为演播室进行现场直播,今天远程采访就在指挥调度演播中心完成。全媒体新闻指挥调度演播中心全部是以IP 化为基础,与高清、4K 超高清化的趋势有效结合起来。目的就是最大化地利用这个空间,不能把它仅仅作为一个会议、参观的场地,更应该把它融合到节目的生产和资源的调度整合中去。

杨磊:刚刚您谈到了飞天云平台业务流程改造这一方面,那么在业务流程优化的特点以及技术优势方面您认为有哪些?

王昂:融媒飞天云平台建设的着力点就是业务流程再造,重点放在新闻业务流程的重构方面。通过业务流程的重构,改变甘肃广电总台已经习惯的、传统的、单一的广播电视新闻的生产方式,使整个流程数字化、网络化、可移动化。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深入分析了媒体新闻生产的整个的工作流程的重要环节,比方说策划、采集、传输、编辑、审核、发布、播出以及二次再利用,以及整个的协调指挥,原来的工作流程是线下的、分散的、各自为政的,那么互联网技术最大的特点就是联系一切,所以技术人员通过认真的分析工作流程之后,提出了整个涵盖策、采、编、发、播、评、管、用这几个主要环节业务的逻辑关系,把这种逻辑关系和台内编辑、记者、内容生产方面进行高效的沟通和确认。在此基础上,开始着手把以前的业务流程数字化、网络化、云化,这是业务流程再造过程中自主创新的最大的特点。实际上,整个业务流程是技术人员改变传统的以技术为基础来定义节目流程,而是以用户的工作习惯、工作特点来定义业务流程,体现了以用户为中心的互联网思维。在这种情况下,让技术人员全部把业务流程编制了业务逻辑流程图,再和相应的技术厂家结合。形成了大小上百个,从策、采、编、发、播、评、管、用,涉及到记者、编辑人员、审核人员、管理人员、技术人员等一体化的网络化工作流程。

到目前为止,已经形成了六七个重大的业务流程,提供了10 多种数字化、网络化、可移动化的工具集,给大家所提供的全媒体一体化在线的工作集,这些工具集我们把它叫“全媒体新闻一体在线工作流程”,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叫全流程媒体融合飞天云的由来,这是一大创新。

图片.png

需要着重介绍的是,从线索汇聚,到报题选题,到完成全媒策划,到指挥调度,把原来通过线下电话、纸张、会议形式,全部设计为网络化、在线化、移动化,使整个指挥协调资源调度全部在线化,大大提高了资源调度和资源利用的能力和效率。在继承原有网络化广播电视编辑的特点基础上,对编辑要素和编辑程序进行了重新的整合,这样既能生产原来的广播电视节目,同时又能够生产短视频,也能够生产富媒体( 文字+ 图片+ 视频+ 音频)——这些适合于在互联网端传输的内容;从原来的采编分离,到现在的采编一体,特别是通过B/S 和云中端的一些编辑工具,包括手机的一些编辑工具,可以使编辑移动化。

内容审核的设计大大解放了审核人员,研发了专门的审核App,改变了必须在办公桌,必须在制作间审核的模式,通过审核App 随时随地可以对全媒体新闻进行审核。另外设计了一键播发程序,审核过的新闻可以一键播发到自有平台“视听甘肃”上,也可以播发到央视移动客户端,或者是第三方有影响力的商业平台,打通了播发流程。

飞天云平台在整合全台资源的基础上,通过App 实现了互联网信息资源的共享系统,可以和甘肃全省86 个县的新闻机构,特别是与原来的电视机构进行协同策划,也可以进行云上的资源共享,同时也可以进行协同的大片、小片联动生产。既提供了非常丰富的工具,同时也有非常清晰的在线化的流程,使用起来比较直观、方便,这是平台最大的亮点之一。特别是对于甘肃台,各种资源和要素都比较紧缺,既无人,又没有很大的财力支撑,只有靠一体化实现有效资源的利用和整合,协同生产、共享的方式,真正地完成媒体融合,这也是媒体业务流程再造的第一个特点。

飞天云平台有个一体化的特点,从策划开始,一体化的策划,一体化的报题,一体化的审核,一体化的采集,一体化的编辑,一体多渠道的分发。这给甘肃总台带来的好处,就是倒逼着现有的编辑、记者和技术人员向全媒体的人才转变,解决我们人力、财力短缺的问题,同时也可以加快媒体融合的步伐。

甘肃总台的技术优势,首先是始终坚持学习、借鉴、吸收、消化、集成再创新的基本思路,可以说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采取跟跑战略,这是基本路径。另外在整个技术设计上面始终坚持安全、优质、高效为原则,特别是充分引进了互联网技术,遵循了广电总局白皮书关于云建设的基本要求,按照IaaS、PaaS、SaaS三层结构构建飞天云平台。在基础的软件和硬件方面,采用现在比较成熟和安全、可靠的产品,来确保云平台能够用在安全可靠的状态。

其次是继承了广播电视高质量和视音频制作优势,把这种优势再传承下来。应用层方面充分吸收互联网技术创新特点,把整个业务流程全部网络化和移动化,也就是说,IaaS 是比较保守的,确保了用成熟和先进的技术。在PaaS 层,我们是根据飞天云业务应用来布局PaaS 层,把创新点放在SaaS 层,也就是如何把新技术应用起来,焦点就是放在整个软件的重新编排,和很多的软件厂家进行合作。

此次飞天云的建设,技术小组为了让相关的软件厂家理解甘肃台广播电视全媒体下的生产流程,绘制了上千张业务逻辑流程图,小到一个短视频如何生产,如何提交审核,如何把它一键播发到不同平台……软件厂家理解这些逻辑流程图之后,完成了将近几十个软件的定制化软件开发。技术优势总结起来,就是用互联网思维+ 广电的一种模式,始终记着网络化、移动化要达到的目标,有效地利用新技术。

图片.png

杨磊:甘肃省全流程的媒体融合飞天云平台在设计建设以及推广上线使用的过程中,您感觉遇到最大的技术困难是什么?有哪些创新和突破?

王昂:我们遇到的最大难点,不是技术本身,主要还是人的传统化的观念和理念与进行媒体融合规划建设方面所需要的先进理念之间的差距。习惯于传统的广播电视的理念和思维定势,实际这些路径依赖和工作惯性对于深度媒体融合的要求、对于甘肃总台引进互联网技术的目标阻碍是比较大的。技术业务团队需要强化互联网思维,突破思维定势和路径依赖,采用互联网+ 广电的方式来设计新的全媒体工作流程。

第二个难点是互联网技术本身,它的丰富性和选择多样性,使得台方在进行技术选型,选择最适合的技术方面花费很大的精力。另外互联网技术自身快速的迭代升级,这和原来建设一个系统,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不同,飞天云这样的新平台,结合互联网技术的系统是在不断地迭代升级,不断地打补丁,就是说要边设计、边应用、边完善,这也是工作中遇到难点,也是比较大的挑战,也是我们今后广电人在做互联网应用方面要解决的问题。当然还有一些基础的东西,比方说知识的更新,业务设计规划流程本身的改变,都需要工作人员在知识结构方面做出调整。此次建设甘肃融媒飞天云平台项目,个人觉得最大的创新是这一套系统应用之后,在疫情期间,新闻全媒体的策划、采集、编辑,特别是全台和甘肃省的相关资源调度一体化策划,资源的调度整合,聚合力量,在编辑方面确实显示出它的网络化、数字化、移动化优势,从而也促使甘肃总台更加明确了媒体深度融合的目标,就是“频网一体、移动优先、多屏互动、同频共振”,这是甘肃融媒飞天云平台技术引领所带来的最大的变化。

在飞天云平台使用过程中,如何让这种一体化的全媒体新闻生产流程常态化运作,成为一种新的生产方式,这也是大家所期待的,也是碰到的下一个难点。

杨磊:预祝甘肃全流程媒体融合飞天云平台在甘肃省广播电视总台发挥更大的作用,成为广电行业媒体融合的一个标杆和样板。再次感谢王台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转载请注明来源:《现代电视技术》 作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杨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