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泰克如何应对IP 时代 ——访萨尔氏斯泰克传媒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曾东

在第29 届北京国际广播电影 电视展览会线上展举办期间,萨 尔氏斯泰克传媒技术(北京)有 限公司的总经理曾东接受本刊专 访的视频在BIRTV 官网和央视频 上进行了同步播出,本文对采访 内容进行介绍。

摘要

唐沁:斯泰克是一个来自德国的调音台品牌,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斯泰克德国公司的发展近况?

11.jpg

曾东:斯泰克德国公司近年的发展主要是在几个方向上,第一是在调音台这方面,斯泰克从去年推出AVATUS 以来,一直在不断地给它注入新的功能,把尽量多的功能添加到AVATUS 调音台里面。举个例子来说,大家现在比较常见的AURUS,AVATUS现在就已经具备了AURUS 的所有功能,不仅如此,AVATUS 还具备了双制作的功能,双制作各自有独立的监听母线,独立的solo,独立的PFL,一张台子可以做两档节目或者一边做返送,一边做扩声。

第二方面发展是适应疫情以来大家对远程制作的观念改变,以前的远程制作一般都是会把核心机箱和台面一起放在后方控制室,把接口箱放在前方。但是在这种方式下,如果远程制作的地点很远、距离很长的话就产生很大的时延。AVATUS 是纯IP 的台子,可以做到只有控制台面在后方,核心机箱与接口箱都放在前方,前方与后方之间只传输处理信号,因为处理信号所占的带宽很小,没有大量的音频数据在网络上跑,所以速度很快,时延就会大幅减小。

第三方面是从AVATUS 的设计来说,它颠覆了传统调音台的设计,完全没有了传统调音台的中央模块,比如说一个48 推子的台面,就有8 块21 寸的触屏,任何一块触屏都具备调音台的全功能,也就是说调音台本身的安全级别提高了,8 块屏里只要有任意一块还能正常工作,整个调音台所有的处理工作都可以继续进行,这是AVATUS 台面已完成的研发成果。

另外,IP 这边还会加入更多的安全性能,比如说我们会增加一个操作员日志,操作人员推推子,动旋钮,动按键这些操作都会有日志可查。操作员日志加上现在已有的硬件日志,对于新闻和播出安全要求非常高的节目来说,非常有利于故障溯源。未来我们还会推出DSP 的镜像,安全级别可以进一步提高。

斯泰克原本计划在明年推出新一代的NEXUS,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有可能会往后拖一年到两年。现在的NEXUS 是1993 年研发的,当初它的母线已经做到了256,路由最大可以做到65000×65000, 而下一代NEXUS 母线直接跳到了2048。以后整个处理方式跟现在相比可能发生很大的变化,那个时候就不再需要有核心机箱了,DSP 板卡可以在这个机箱插两块,那个机箱插两块,数据直接在母线上跑就行了,这些都是斯泰克硬件方面的发展。

在应用方面,我们还会和大的转播机构、剧场、剧院合作,针对他们的实际应用,做一个深度的用户定制应用软件方面的研发,这就是斯泰克德国工厂未来几年的发展方向。

唐沁:斯泰克中国公司这两年的业绩如何呢?

图片.png

曾东:随着现在4K 和IP 的发展浪潮,斯泰克中国公司这两年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在2018 年我们就完成了纯正的SMPTE ST 2110 系统,在爱奇艺工体演播室,我们承接的演播室音频和通话系统,音频、通话和视频之间总共只有16 根线连接(8根网线,8 路MADI),就完成了音频、通话和视频所有信号的交互。4K/IP 的转播车我们也取得了不错的业绩,像总台央视的A3、A4 车,重庆、福建、山西、深圳、绍兴的转播车等等,都是采用的同样的IP 架构,这一两年我们紧跟上了IP 时代。

说起来也有点幸运的成分,其实斯泰克上IP 是比较晚的,因为工厂觉得方向太多,研发无法做到有的放矢。但是工厂做了大量的研发储备工作,等SMPTE ST2110 标准一发布,斯泰克就推出了自己的IP 板卡。现在斯泰克全系列的IP 产品全部通过了JT-NM(网络媒体联合工作组)互联互通的测试,目前在所有的音频厂家里,斯泰克是所有IP 产品都通过JT-NM 测试的唯一一家。

唐沁:您已经引出了我的下一个问题了,我下一个问题就是在IP 时代,现在相当于已经进入IP 时代了,各家都全力投入IP化的竞争,斯泰克将如何应对IP时代。

曾东:斯泰克应对IP 时代的解决方案也是根据这几年项目做下来的一些经验得来的,我们觉得音频、通话和视频在IP 时代的融合度更高了,以前我们设计一个音频系统相对比较简单,问一下视频大概有多少接口,计算一下,大概把接口算足就行了,现在音频系统的规模大小很大程度取决于视频系统是怎么设计的,这决定了音频的规模大小。打个比方,有些视频系统设计里面的IPG 本身就有MADI 口,音频和视频交互IP 为主路,MADI为备路就可以了。也有一些视频厂家推出了多格式的矩阵,本身就支持IP,支持12G,内置加解嵌,也是MADI 口,同样可以音频和视频交互IP 为主路,MADI为备路。这种系统架构下,如果系统设计合理,音视频信号交换只需要IP 和MADI,以前大量的模拟、AES 这些接口全部可以被省略掉。

我们在IP 时代发现音频和通话的融合度越来越高,原来音频和通话通过模拟4 线交换若干路信号,现在IP 系统所有设备都在交换机上,我们可以实现更多通道的互通。在新的系统设计里面音频矩阵可以隔出一小块作为通话矩阵的备矩阵来用,通话矩阵如果端口数够了,也可以当一个音频备矩阵来用,使得整个系统融合度更高,整个系统更简洁,但从安全性上来说反而安全性更高。现在方方面面的融合,在音频系统设计里面需要和视频系统设计充分沟通,并同时考虑通话系统设计,基本上是这样的思路。

图片.png

唐沁:系统在设计之初就不再仅仅局限于音频系统内部的设计了。

曾东:对,IP 对系统带来的变化非常大。比如说原来总台老的A1、A2 车有几百根AES 和模拟线,只不过为了和视频交互,现在设计合理的话十几根线,网线、MADI 就可以了,而且信号路数比以前还多得多,这方面的变化确实是非常大。

唐沁:刚才您描述的远程制作,能再详细介绍一下吗,把核心机箱放到前端的制作方式?

曾东:对,远程制作,特别是疫情之前大家都有一些探讨,主要还是为了节约成本,比如说做一个体育转播节目,需要转播车开到现场去,所有制作人员也赶到现场去。欧美某些转播集团可能承包了整个国家的某项体育赛事,他们觉得这样的成本太高,开始考虑只把摄像机和话筒放到前端,整个制作直接放在自己的基地里,这个就是远程制作一开始的想法。

疫情以后大家都觉得远程制作不仅节约成本,而且可以避免一些可能的风险,于是大家更加看重远程制作。我们和国内用户做了一些测试,在音频方面我们直接走SMPTE ST 2110,把接口箱前置,后面核心机箱前置或者后置都可以,当我们做一个节目的时候,前面只要有接口箱和话筒员,把信号引到远端后方的导播间来完成制作。远程制作的另外一点,远程制作一定是走IP 的,现在通话和音频都是走的SMPTEST 2110/AES67,音频、通话基本一起就走了。

我们近期还要做一个公网SMPTE ST 2110 和Dante 的远程传输测试,一个测试点在上海,一个测试点在美国。现在的远程制作还有一个问题——还是需要走专线,主要因为带宽的问题,而走专线的成本很高,除非你自己有专线,如果临时租用专线的话成本还是很高的。对于音频和通话来说带宽就比较小,我们是可以考虑走公网的。这一段时间斯泰克会有更多这方面的测试,测试报告我们可以共享给大家。

目前我们测试完毕的,用公网走SMPTE ST 2110 没有问题,问题是要解决两端的PTP 时钟同步问题,前端和后端两头都要加GPS, 锁定GPS 的PTP 时钟才能同步上,但PTP 时钟的成本本身比较高,也未必所有场所都有这个条件。下一步我们就要做异步的测试,只要一端有时钟就可以,也就是说前端与后端异步,相当于基带的SRC 方式把信号传回来。

唐沁:太好了,我们也希望您刚才所介绍的这些远程测试成果能够尽快成功地应用到现实的转播工作当中,这将使远程制作向前迈进一大步,有可能很大地改变现有的转播模式。

转载请注明来源:《现代电视技术》 作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唐沁